首页 香钏 下章
第二章
 他魅的笑容不减反增,空着的那只手很快就找到事情做。大手从她的滑脸庞下滑至脖子,也不知道是还是感,香钏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恩…你在干嘛啦…”香钏想制止他的手在她脖领间来回轻滑“好…不要…”

 香钏脸早已红透,身体轻微挣扎想逃开。放在间的手一紧箍,她根本无处可逃,往后就只会被他搂更紧,往前就是他不怀好意的手,只会被他轻薄更多罢了。

 香钏无助的看向他“拓,你说亲一下就好的,怎么可以骗我。”“早上我帮你又穿鞋又系围巾,不是该好好谢谢我吗?”“你早就亲过了!”“那是早安吻。”

 “哪有人…”香钏不服的抗议才到一半,立即因感觉到拓的大手又更往下移了而被活生生截断,换来的是一句破碎的呻

 他原本围绕在她间的手在确认香钏不会有力气挣扎后,便轻轻的移到她前,大掌隔着制服覆住她的,像画圆似的,他没有感觉到内衣的阻隔,更证实了他的猜测。

 “小鬼香香没穿内衣阿。是不是昨晚太舒服了,让你今天迫不及待呢?”另一只原本在脖领间的手亦往下滑到她的腿间,但他不急着攻城掠地,反正短裙好掀的很,他探入她裙底,来回‮摩抚‬她细的大腿。

 “不要…你胡说…”香钏咬着下羞怯昏,当拓的拇指和食指准确隔着衣服捏住她的小草莓时,更是红霞遍布全身。那种异样的摩擦,好情喔。

 “香香喜欢这样对吗?”

 “恩…我才没…阿阿…”香钏无法控制的叫出声,她全身上下都热的想…真是太糟糕了,她变得好喔。

 拓的手指越越快,香钏又舒服又难受,慢慢的感到自己的腿间有点的,拓的大手又重新捏住她整个房,毫不客气的像捏麻糬一样肆意玩,玩的香钏哎叫连连。

 “阿…拓…不可以…恩恩…”拓单用一只手就很俐落的解开她最上方的衣扣,波涛汹涌的房被捏的粉,他将手掌整个挤入被部撑满而有些狭窄的制服中,握住一边后就稍微推挤一下,一颗白丰硕的房就整个探出制服外,可爱晶莹的粉头在他的注视下轻轻摇颤。

 “我要亲你了。”像在做什么宣告一样,拓意味深长的超她坏心一笑,在她惊慌失措的注视下,他低下头,伸出舌头将小草莓卷入薄中,又

 感觉到他温暖的嘴正肆意的按摩她的部,润的舌头和她的头玩着躲猫猫,香钏无法抗拒的将自己的身体更靠近他身上。

 “阿阿…拓…”拓将香钏平放在榻榻米上,一颗头埋在她前又啃又咬,另一只手就玩她尚未探出衣领外的部。

 他跪在她腿间将她纤细的‮腿双‬围到他间,隔着子的硬抵着她早已透的内

 “请问…呃抱歉!”拉门被推开,一个年轻可爱的服务生刚启口,就被眼前火辣辣的景象给震慑住,迅速道了歉后就拉上门。

 他靠在门上手抚口惊魂未定,那对情侣是常客了,女孩子长得很可爱,每次点菜时都会兴高采烈的,今天看他们吃的有点久,就自作主张开门看看发生什么事,哪知道…虽然这间和室是最高级最隐密的了,只有固定负责这和室的人才可以进出,其他人根本不会经过这里,但是他们也太大胆了。

 服务生举步正要离开,却听到了里头香钏愈发烈的叫,他脸红了。

 他今天终于发现和室的优点了,那就是窗纸,一沾水就破。他在心里说服自己,反正不会有其他人经过这里,负责的其它和室都正吃的很顺利,他偷看一下应该无妨吧。

 下意识的手指就沾了点口水,戳破窗纸一个小就往内窥看。打的正火热的拓哪管刚刚被人打搅,也要在这吃掉他的感香香,香钏又羞又急,被看到的刹那正想挣扎离他的箝制,哪知他一不做二不休,就掉她答答的内了。

 “都成这样了,还想说不要?”拓轻笑着将印有小猫图案的内了下来,像展示一样,摊开在空气中,在晕黄的灯光下漉漉的内被映照着几乎呈显透明,香钏脸红到不知该看向哪。

 “纪念品。”拓定睛看着她,慢条斯理的将内收进他制服口袋,这下连窗外的服务生也红了耳朵。“还我…”香钏害羞的向他讨着。

 “是…还我…还是…给我?”拓玩着文字游戏,也轻轻往前撞一下,毫无遮蔽的小被他这样一碰更是感不已。

 “阿…”“嗯?不回答就都没有罗。”“你欺负我啦,我才不说…”香钏娇羞的转过头去,但是她马上就后悔了。“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拓装作有点惋惜的起身,香钏马上红了脸。

 “我…我是说…恩…”“诚实点,香香,诚实就有礼物喔。”拓靠近她耳边轻啮她的小耳朵。“恩…给我…拓…”香钏已几乎听不见的呓语求他,拓早已蓄势待发。

 “诚,你在干嘛。”走道突然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服务生慌忙转过头,马上牵起她的手往另外一边走去“呃…没什么,我们去那边看看。”在两人分别进入其他和室前,诚突然问她道“那个,小梅,你今天来我家过夜好吗?”

 女孩子脸烧红起来“下班再说啦。”和室中,香钏与拓面对面,她两腿张得开开的跨坐在他身上,拓扶住她的,准确的将硬挤入她炙热的小中。

 “恩恩…阿…”“舒服吗?嗯?”“恩…很…”香钏意的回答,被他填满的感觉真得好舒服,她忍不住轻抬起股,摇晃起来。

 “阿…我的香香好乖…”拓的声音亦发低哑,她的小宝贝夹他夹得好紧,温暖紧窒又答答的甬道令他全身像发烧一样热极了。

 香钏发出愈来愈快的呻声,小夹他的次数也越频繁越紧,拓捧住她的让她速度动越快,愈愈深。

 “拓…好…阿阿…恩恩…”两人摇晃愈来愈快,香钏两颗房更是娇颠颠上下晃动,不时摩擦着拓的脸颊,拓愈撞愈大力,侧过脸去一口住软绵绵人心魄的红肿头,双重刺下香钏更是娇连连,底下透了两人的合处。

 “香香的小嘴巴真贪吃。”拓的笑着,很是享受她紧的跟第一次上她一样的密

 “拓才是…很坏…阿阿。我要被你…玩坏了啦…恩恩阿…”香钏气吁吁得娇声抱怨着,完全忘记这里是个公共场合。

 两人愈来愈累也愈来愈舒服,香钏很快就到达高,拓就在要释放的刹那了出来,捏住香钏的小口喂她吃掉自己的

 “好怪的味道。”香钏红着脸任由吃不完的下嘴角,她跪伏在他腿间抬起头仰望他,靡的表情刺着拓。

 “啧,你想让我死你吗?小妖?”他咽了咽口水,将她身体转了个方向,让她白白翘翘的小朝着自己,嘴随即印了上去出一个又一个草莓。

 香钏还为自高余韵中醒来,小还淌着水,哪能经他一再咬弄。

 她哀叫一声无力逃开,任他将她翻过身,又又肿的小就暴在他眼前“换我尝尝你的味道了。”他俯下身,舌头硬是往的深处挤,牙齿磨着柔的贝,香钏舒服得快要哭了,她想夹紧腿,但拓的手住她不让她挣扎,大掌间或‮摩抚‬她细致的皮肤。

 “呜…拓…恩恩…恩…”拓的手到她身侧,结实的往前一撞就将硬入她不堪凌辱的小中,他快速的冲刺,很有技巧的找到她感点,专心一志的刺她,果然香钏舒服的一再收缩,小口闭不起来哎哎直叫,靡的拍击声或着两人的叫,又再一次高

 ----

 “你在做什么?”拓边眼,踏进她家粉调的厨房内,帅气的脸庞带着丝慵懒,棕色短发因为刚起而胡乱的翘着,上半身着,肌线条漂亮而不夸张,直直延伸入下半身松垮但有型的昂贵牛仔内。

 香钏转头看了他一眼,微笑又带点羞意的说“我…我想帮你做早餐。”拓的哈欠打到一半,听到这句话,硬生生卡住,香钏见他这副模样,气恼的瞪了他一眼,拿着菜刀的手,锵的一声,用力的往砧板上剁了下去。

 拓这下就算想睡也不敢睡了,他讪讪的笑着,意有所指的说“小可爱,想谋杀亲夫也不是这样的吧。”香钏嘟起嘴,可爱的脸庞看起来十足委屈。

 拓微微一笑,从后头抱住她,悄悄的让菜刀离她的手,大掌包住她细的小手,宠溺的说道“香香,你看刀这么重,你的手都磨红了,我很舍不得。”边说着,舌头暧昧的在她耳朵上轻了一下。

 香钏抿着下,挣扎出他的怀抱“亏人家…买了好多东西…”看向理台旁的餐桌,堆满蔬菜水果零食,幸好香钏怕血怕腥,不致于买需要经验和天分来处理的鱼

 不过,就算只是把蛋打进锅里,她也可以用掉一瓶油然后轰掉半个厨房。

 他还记得,情人节时他跟她要了巧克力,香钏很用心的想自己做,结果这间原本粉的厨房被油烟熏成咖啡,根本无人能理解只需用烤箱的东西怎会把厨房搞成那样,还是他紧急连络建筑工将厨房漆回粉才没让她妈妈起疑心。

 结果看香香哭丧的脸,他为了安慰她,吃掉了抢救回来硕果仅存的一小片巧克力。就那么一片巧克力,让他连续一星期吃胃药,连续一年对巧克力敬谢不敏。  m.mMggXs.Com
上章 香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