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兽兽文合集 下章
美子在养猪场的生活
 【美子在养猪场的生活

 暑期到了,美子没有回家,从国外来的许多同学纷纷出外打暑期工,美子也加入了打暑期工一族。

 当然,美子并不缺钱,美子的父亲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收入不菲,母亲在家,还有一个正读中学的弟弟,美子的学习和生活费用完全不用担忧。

 美子只不过想体验一下打工的生活。开始几天,美子询问了十几个农场,都不招收临工,于是她干脆提出不要工钱,只管吃住便行。

 但一些农场主看她是一个娇女孩,怕干不了农场活而不肯招收她,直到找到一个养猪场,经营着这个养猪场只是一对老夫妇,他们收下了美子。

 经营猪场的老夫妇叫杰克和玛丽,年龄都超过了五十岁,他们有三个小孩,最小的孩子年龄比美子还大,都在城里工作或读书。

 但杰克和玛丽一辈子在农场干活,身体还很健壮,猪场的工作完全应付得过来,但美子提出不要工钱还是让贪婪的老夫妇把她留了下来。

 开始几天,美子主动地学习猪场的工作方法,干得还很顺利。猪场共有二十多头丹麦蓝瑞斯优良公种猪,五十多头的成年母猪,猪场的主要工作是繁殖小猪出售,另外也将猪场的良种公种猪带出去为其它猪场的母猪配种。

 暑期正值母猪发情期,这里的公种猪每天都在为母猪配种,因为周围的猪场只有杰克的猪场才有纯种的丹麦蓝瑞斯种猪,周围的猪场都需要杰克猪场的公种猪为他们的母猪配种。

 美子来前,一般都是由杰克一人带种猪出外,现在有美子留在猪场,杰克夫妇一起带公种猪为其它猪场的母猪配种。

 美子是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每当看到猪配时,美子都会脸红,身体感到燥热,部发,甚至

 既感到难为情,却又想看。她幻想自己象一头母猪,让公猪配。她还多次偷偷躲到一边手足自己,还一边看着猪的配,一边进行手

 美子学的是动物学,对动物配的知识是了解的,也看过书上介绍的和听老师、同学讲过的人兽的经验故事。

 一天早上,杰克夫妇又驾车带了2头公种猪去其它猪场,美子将一头公种猪与一头发情的母猪放在一起。

 当公种猪爬跨到母猪身上时,美子突然有了想当母猪的念,她将母猪带开,光衣服全身赤走进了猪圈。

 这时,已发情的公猪冲向美子,把美子拱倒在地,公猪象爬跨母猪一样爬跨在美子身上。

 美子躺在地上抱着公猪,想面对面地与公猪‮情调‬,但公猪却不喜欢这样的配体位,用长长的猪嘴拱着美子翻身,美子只好转过身趴在地上,让公猪爬跨在自己背上。

 公猪趴在美子的身上猛烈地而硬的猪擦刺着美子细的肌肤,富有弹茎不断撞击着美子的股。

 跪着趴在地上的美子为了躲避公猪的进自己的门,尽量将股翘高,张开‮腿双‬,让道口张开,让公猪的茎容易找到道口。

 虽然公猪的茎太细,但进入时,弯曲的茎头还是会不停地撞击着美子的道壁,使美子兴奋起来,道分泌出大量的

 一段时间后,公猪的茎挤进了美子的子颈口,并用头部的弯钩将茎锁定在美子的子颈内,的速度开始放慢。

 这时,美子开始体验到公猪的茎在自己子颈内的奇妙感受。美子从书上介绍知道,这种方式是非常独特而美妙的,这与男人或其它动物时是难于享受到的。

 这时,公猪的茎锁定住美子子颈后,便开始往子。在长达15分钟的时间内,公猪缓慢地茎每出一股就会按摩美子的子颈,以让子松驰而张大。

 出的击进美子的子内重重撞在内壁上,反复的按摩子的动作,使得美子多次出现痉挛,美子忍不住达到了高

 最后,大约400毫升果冻似的注入美子的子内,公猪茎离开美子子后,子口便重新闭合,公猪的几乎都留在美子的子内。

 足兽的公猪从美子身上滑下来侧身躺倒在地上,美子疲倦地躺在公猪的旁边,亲昵地面对着刚干过自己的公猪,美子竟高兴地忍不住呜咽起来。

 她抱着公猪亲吻,并抓着公猪的前蹄摩弄自己的双,美子站起来后,发现自己原来平坦的小腹已微微突起。

 终于当了一回母猪,可惜只能背对着公猪,看不到公猪自己的动作,公猪也不懂对自己亲热,实际上与公猪配并不象书上介绍的哪么美妙,但确实享受到与男人不同的乐趣。

 她捡起衣服,却不急着穿上,着身体往浴间走去。

 杰克夫妇回到猪场后,经常注意美子的老杰克发现美子与平时的不同,他对脸色嫣红、走路股翘起的美子感到诧异,这可是女人后的表情。

 此后几天,当杰克夫妇离开猪场后,美子就会与公种猪配,甚至试过一次连续跟两头公种猪配,也逐渐掌握了如何让公猪更易于与自己合的体位技巧。

 与美子过的公猪也把美子看成是一头发情的母猪,只要美子一走进猪圈,的公猪就会冲上来,将美子扑倒,熟练地骑跨在美子身上。

 美子走进猪圈前都会先光衣服完全,不让公猪弄脏或弄破衣服,也便于与公猪配。

 但美子也担心,平时进猪圈工作时,如果让杰克夫妇看到自己被公猪扑倒,便会生疑。

 所以当杰克夫妇在时,美子会很小心地尽可能不进入公猪猪圈。美子每次让公猪干后,都会有羞和自卑感,责怪自己太低,竟然心甘情愿被肮脏的公猪污,让身体给公猪播种。

 又担心被杰克夫妇发现自己的丑行。可是只要杰克夫妇一离开猪场,美子却又忍不住要与公猪配。

 美子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一天早上,杰克夫妇象平时一样带着公猪离开了猪场,美子干完该干的活后,赶紧洗了个澡,走进猪圈与公猪配。

 可是今天杰克夫妇却比平时早回猪场,当他们回到猪场时,美子已经在跟第二头公猪配,本来美子如果只跟一头公猪配,杰克夫妇不会发现美子与公猪配的事,可美子这天特别兴奋,让一头公猪干完自己后,紧接着让第二头公猪接着干。

 当杰克夫妇回来时,美子正兴奋着,而公猪正趴在美子的身上,美子竟然没有听到汽车声,也没有听到杰克夫妇走进猪舍的声音。

 杰克夫妇一走进猪舍,就发现猪舍门内地上散地扔着鞋和几件衣服,象是美子常穿的背带工装和短衬衣,还有小叉和罩,他们听到其中一个猪圈内发出公猪的嗷叫声。

 还有象是人发出的呻声,他们走近一看,吓了一跳,肥壮的大公猪正着的竟然不是母猪,而是一个女人,公猪正趴在这女人背上快地着,而这个女人赫然是美子小姐。

 杰克夫妇惊呆了,玛丽就要冲进猪圈,却被杰克拉住了,杰克在玛丽的耳边吩咐:“你在此看着,不要让美子发现。”杰克回身走出了猪舍。看着美子与公猪配,玛丽感到燥热,也忍不住将手伸进内摸着部。

 一会儿,杰克拿着一部小巧的v8摄影机进来,在猪圈外开始拍摄美子与公猪的过程。

 当公猪时,美子开始痉挛,发出高叫声,杰克走进猪圈,拍摄近镜,并对着美子脸部拍摄特写镜头。

 这时,美子才发现了杰克就在自己旁边,顿时惊呆了,头脑一片空白,她摆动上身想把趴在身上的公猪甩开,可是正兴奋的公猪却重重住美子,继续将源源不断地存进美子的子内。

 美子低着头,不敢看着杰克,可是杰克却笑着对美子说:“你不要怕,抬起头,让我拍一下你的脸。”美子不敢不抬头,很尴尬地对着镜头,让老杰克从不同角度拍摄下被公猪的表情。

 足了兽的公猪从美子身上滑下躺倒在一旁,羞感使美子无地自容,蹲在地上低着头在不停地哭泣,散的头发遮住了脸。

 玛丽走到美子面前,抓着美子的头发将美子扯了起来,骂道“不要脸的货,发的母猪!”玛丽对着被扯起来的全身的美子:“你看看你自己成什么样,你不知羞的吗?”

 美子狼狈地站在杰克夫妇面前,双手遮掩着房,头发散地披在脸上,脸色苍白,全身发抖,着的身体上沾着未干的汗水和细碎的草杆。

 杰克贪婪地看着赤的美子“可惜这么美妙的身体却让公猪享用了。”当玛丽看到美子隆起的小腹时,惊奇地说:“你竟然还怀了猪种。”;美子小声地辩解:“我没有,这只是猪的。”

 杰克说:“美子小姐,你赶快去冲洗一下,我们再听你的解释。”美子想取自己的衣服,杰克连忙说:“你不要拿衣服,先去冲洗。”

 美子只好着身体走向浴间。洗澡后的美子裹着浴巾在杰克夫妇的房内把前后经过全部告诉了他们,并跪在地上向他们道歉。

 杰克问美子是否还想与公猪配,美子不敢出声。杰克要求美子答应三个条件,否则将把她的丑事告诉她的老师和同学,或把录像带寄给她的父母。

 美子心想,她倒不怕老师和同学知道她的兽行为,他们是学动物学的,对兽不会感到惊奇,但父母肯定不会理解,她也不想让弟弟知道姐姐兽的事。

 杰克要求美子做到的三个条件是:一、没有他的同意,美子在猪场不能穿衣服;二、美子与公猪配由杰克安排,美子必须无条件服从;三、公猪的配种必须付钱。

 杰克说,外面公猪配种一次收费50元,对美子则实行优惠,配种一次只收5元。美子只好答应了。美子回到房里将自己所有衣和鞋交给了玛丽,她还把证件、信用卡和钱也都让玛丽保管,玛丽还将美子的被单和大浴巾都收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草草地干完早活后,杰克盯着美子赤的身体笑咪咪地对她道:“恭喜你了,美子小姐,快去打扮准备做猪新娘吧,你就要享受到最疯狂地快乐了。”

 赶紧到浴间洗澡的美子,一边细致地洗刷全身,一边忐忑不安地猜想着杰克说的“最疯狂地快乐。”的意思,不知杰克会弄些什么名堂,想到就要做公猪的新娘,不心跳加速,美子对部内外反复用香皂洗干净。

 洗干净身体后,美子赶紧扎好头发,并在发上上一枝小花,可惜不能穿衣服,只能身打扮一下,美子快速地描眉、涂口红、给脸上擦上淡淡胭脂,并用口红点红自己的两只头,虽然明知公猪不会欣赏,但还是想妆扮漂亮些来取悦公猪。

 妆扮好的美子身走进了猪舍,她看到杰克夫妇正站在8号猪圈前,杰克手上还拿着一支畜用特大号注钢针筒,美子走近猪圈,看到猪圈内一头全身体黑的肥壮公种猪正发情似的不停转圈,甚至撞击猪栏。

 杰克告诉美子,这头公猪已注了雄素,是一种快速的发情药,会使公猪与美子配时更兴奋,更猛烈。

 杰克还笑着对美子说,不单给公猪注发情药,也要给美子注发情药,这可让美子享受到“最疯狂地快乐。”

 美子往杰克手拿的针剂望去,她看着标签认出这是一种畜用急效发情药,她记得书上介绍这是一种高速促素,能快速调节动物腺发育,促进素生成和分泌的糖蛋白素。

 包含垂体前叶分泌的促黄体生成素(lh)和促卵泡成素(fsh);有效刺卵巢的卵泡发育及素的生成和分泌,一般只用在非发情期和功能有缺陷的母猪身上。

 美子心一沉,不寒而栗,这可是畜用的针剂,没有做过人体试验,人是不能使用的。她顿时脸色苍白,颤抖地对杰克说:“我不要打这种针,这可是母猪用的,不能用在我身上!”

 这时玛丽讥笑美子:“这是母猪用的没有错,不过你不就是母猪吗?”美子不敢出声。看着杰克竟然将整整一大瓶药剂都进针筒,美子鼓起勇气哀求道:“可是也用不了这么多呀,全部打进去我会受不了的。”

 杰克笑着说:“不会错的,一头母猪用一瓶,你既然是一头母猪,就用一瓶,你放心,这只是发情药,只会增加你的快,不会有负作用的。”

 杰克让美子趴在地上高高地翘起股,当畜用的大针头猛地进美子白股时,强烈的刺疼使美子发出凄厉惨叫声,30毫升的浊黄体快速进美子部肌,美子疼的不停地哀叫。

 几分钟后,一直趴在地上不停呜咽着的美子开始口干舌涩,脸色胭红,喉部发紧,体内一阵阵燥热,房开始肿涨,头变大发硬,下体阵阵道口松驰并张开,大脑被一阵阵强烈的冲击着。

 美子心慌意地透过猪圈围栏上看着窜的黑公猪,心中不忍,不向杰克要求进入猪圈以足黑公猪的,可是杰克不同意,让美子和黑公猪继续受高涨的煎熬。

 又过了几分钟,杰克才打开猪圈门,让急不可待的美子爬进了猪圈,疯狂的公猪见到爬过来的美子便扑了上来。

 一下子便爬跨在美子身上,由于美子的道口已大开,公猪的茎轻易地进了美子的道。

 疯狂而快速地,阵阵快强烈地刺着公猪和美子,由于天气闷热和身体快速地运动,公猪和美子皮肤上不停地渗出大滴的汗水,使公猪看起来黑油油的。

 黑壮的公猪与白的美子紧紧地叠在一起,公猪的汗水在美子的身上与她的汗水汇合,在美子身上形成一条条清晰的水痕迹,上身的汗水沿着房从头大滴滴下,下身的汗水沿着大腿从膝盖淌在地上,竟形成一小水洼。

 公猪的嗷叫声与美子的呻织在一起,彼起此伏,象二声部的合唱一般。看到这种疯狂的,使得杰克夫妇阵阵地冲动,感到强烈地刺

 杰克用他的v8摄影机拍下美子与公猪疯狂合的过程。之前公猪与美子配时只不过5分钟左右,持续的时间也不过15分钟。

 这次由于公猪使用了发情药,竟然达到15分钟,整个配的时间长达40分钟,比平时更多的注入了美子的子,完事后的公猪疲力竭地睡倒在一旁。

 虽然美子也由于疯狂的配弄得疲惫,但大剂量的发情药还不断引发美子的高涨的美子还想与公猪配。

 这时杰克叫美子从8号猪圈爬过栏杆到7号猪圈,提前注过发情药的纯白公种猪一下就将美子扑倒,娴熟地骑跨在美子身上开始疯狂的配。

 由于发情药的发作,美子变得极端地亢奋,平时只能连续与两头公猪配的美子,竟然在杰克的安排下,与8头注了发情药的公猪连续配,中间竟然没有休息。

 6个小时的疯狂合,长时间地让比自己体重多六倍、七倍的公猪在身上不停地撞击,难于相信的是骄小的美子竟然能承受的了。

 完事后的美子完全虚了,在玛丽的帮助下才将身体冲洗干净,洗浴后全身赤的美子显得楚楚怜人,白皙透明、吹弹可破的肌肤是那么地苍白无力,背部可看到被疯狂公猪用前腿踩踏的殷红蹄印。

 光滑的股和白的大腿有多处的划伤血痕,双膝有暗青的淤血,象小女孩般无的外红肿并突起,红的向外翻,最特别的是小腹高高地隆起。

 当杰克体贴地问美子现在感觉怎样,美子竟哭了起来,喃喃地说道,她全身还在疼,肚子也涨的难受。

 杰克叮嘱美子,晚上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天再与公猪配。美子哭泣:“明天还要再来呀,被这么多公猪轮着干,我受不了!”

 美子叫苦道:“公猪用了发情药太厉害了,我真的顶不住了,明天再来的话,就不要用发情药了吧?”

 杰克笑对美子说:“你叫苦也没用,你既然愿意给公猪干,就应该让公猪干个痛快,公猪用了发情药干得才过瘾,而你不用发情药,你也会受不了。”

 克笑对美子道:“你打了针后不是很过瘾吗?看你那么就知道你很了。”

 美子哭泣道:“当时虽然很兴奋,可是过后却弄得全身都疼,现在部、股、膝盖一碰到东西就很疼,我的肚子已这么大了,怎么能再装?!”

 杰克笑着用力抓了下美子红肿的外部,又拍了几下美子的股和隆起的肚子,对美子说道:“慢慢就会习惯的,你今天能让8头公猪干,明天也能让8头公猪干,以后甚至能让更多公猪干!你的子装不下,那就会出来,你不用怕!”

 美子提出看看这种母猪用发情针剂的说明书。杰克拿来了针剂的说明书给了美子,美子看了吓了一跳,说明书上有一大大的警告符号,指出这是一种急效的雌素发情剂。

 一瓶的剂量只适合体重超过200千克的母猪身上,低于200千克体重的母猪,相应减量使用,而美子体重只有50千克,即使是一头体重50千克的母猪一次也只能用1/4瓶的剂量。

 美子还看到其中一项重要的雌荷尔蒙成分的含量高达10毫克,而美子记得课本中介绍的母猪发情针剂这项指标不能超过2毫克,说明书上注明这是为了快速引发母猪发情的重要成分,还有其它的指标也都明显超标。

 杰克没有告诉美子,这种大瓶的母猪发情针剂是当地畜药厂生产的,因为素量过多会在猪体内积累,造成食用猪的儿童,多年前已被政府严令止使用。

 这些针剂是杰克以低价偷偷购进的。杰克对美子说:“这种针剂不但能兴奋,它还包含孕素,刺输卵管、子的活动,增强卵泡发育,增加卵子数量。

 你如果能怀孕,杂的后代可能是一种优良品种。不过这些发情药都要记在你的帐上,以后统一付钱。”

 美子对使用这种超量的雌素针剂感到惧怕,她向杰克提出按说明书减少每天注量,杰克笑了笑却没有同意,美子只好把苦咽进肚里。

 但她还是存在侥幸心理,希望不会产生严重的负作用,何况现在想不使用这种针剂已不可能,以后每天要与8头甚至更多的疯狂公猪配,只有注这种发情针剂才能应付得了。

 从此,每天美子都要与公猪配,并且一天内连续配8头或更多的公种猪,而所有的公种猪每次与美子配都注素,为了能一天内承受这么多的公猪配,美子也每天都注一大瓶畜用雌素发情针剂。

 杰克还特意购进了一批未阉割的成年公猪,这些公猪体重都超过300千克,体重最大的竟接近500千克,每头都十分肥壮,先后达30多头,让它们与美子合来足美子的

 杰克还让美子与母猪一起注发情药,放在同一个猪圈内,同时让她们各与一头公猪配,甚至用一条铁链套在母猪与美子的颈上,将美子与母猪连在一起,让美子与母猪互相看着对方被公猪骑在身上,这种配方式使美子感到十分的难堪和辱。

 美子曾对杰克哀求,被多少头公猪轮着干都没问题,可是不要让她与母猪一起让公猪干,这样做太丑了。

 杰克答道,你既然愿意让公猪干,就已经没有什么丑而言了,你还怕什么呢?还是乖乖地做公猪的娼,让公猪尽兴地发吧,你可以与母猪比较一下,看谁更感!

 杰克甚至将多头注了发情药的公猪放在一个猪圈内,让美子与一头母猪进入猪圈,结果往往只有一头公猪会干发情了的母猪,配完母猪就在一旁躺倒。

 而更多的公猪则宁愿等候轮着干美子,对此美子感到十分尴尬而难为情,却又为自己比母猪更能吸引公猪而感到足。

 为什么公猪更喜欢干美子呢?美子猜测可能是公猪更喜欢自己光滑无的皮肤,加上自己身躯小,公猪容易趴在自己身上干,还有自己时的动作与公猪配合十分默契。

 而发出的呻声又特能起公猪,自己的道也比母猪的短,公猪的茎更易进子,所以公猪喜欢干她胜于干母猪。

 有几天,杰克还不准美子清扫与公猪配的猪圈,并将大量的猪粪铺在地上,整个猪圈又臭又脏,美子在与公猪配时,只能趴在猪粪上,着的身体脏兮兮地。

 配种的公猪也满身粪便地趴在美子身上,惹来苍蝇和蛆虫在美子身上爬来爬去,臭味烘得美子多次呕吐,爬在皮肤上的苍蝇和蛆虫使美子皮肤得要命,可被公猪干着的美子却又腾不出手来止,弄到美子十分难受。

 由于每天都与这么多的公猪配,公猪的大量留在美子子内,虽然子不断扩大,却也容纳不下这么多的,美子与每头公猪配后都会有容纳不下的出。

 而平时走路、坐下、睡觉或了下肚子,也会有道留出,粘在大腿上,糊糊地很不舒服,而杰克又不准美子将擦干,只有第二天清早准备与公猪配时才能洗干净。

 由于美子一直都象孕妇一样着大肚子,为了配时不迫腹部,杰克还制出一个木架,上面着厚厚的布,让美子趴在木架上让公猪干。

 美子每天都着大肚子,大家也没有想过美子是否怀孕,最近因为美子经常呕吐,玛丽才怀疑美子是否怀孕,而近两个月时间内,美子也没来过月经,子内到底只有呢还是有胚胎,看来只有到医院去检查了。

 因为暑期就要结束,杰克夫妇很想知道美子有没有怀上小猪,他们让美子穿上衣服一起驾车来到州医院,在妇产科里,美子经过了细致的检查。

 一名年轻的女医生对杰克夫妇说:“恭喜你们了,你们的女儿怀了5胞胎。”不过医生又只带玛丽进办公室说:“你女儿的胎儿很怪,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可能会很容易产,要注意保健。”

 “还有提醒你女儿要注意节制,她的子有大量的,不知怎样进去的。”医生还小声地对玛丽说:“这些不象人的,倒象动物的,你有没有注意你女儿有什么异常行为?”

 玛丽小声地对医生说:“你说对了,这都是公猪的。”女医生不相信地自语:“真不可思议,这么漂亮的女孩愿意给猪,难道她怀的是小猪?”

 回到猪场后,美子再也不用注发情药,并可随意地与公猪配,杰克要求美子好好地保胎养胎,把小猪生下来。

 玛丽则嘲笑说:“我们猪场的母猪怀孕多于6胎,才会被留用作母种猪,美子才怀了5胎,比这些母种猪差远了。”杰克与美子商量好了,两个月后美子再回来猪场生产,他要求美子要好好保胎。

 两天后,依依不舍的美子离开了猪场,回到了学校,美子虽然着大肚子,可美子的同学和老师对未婚先孕的现象可能是司空见惯了,并不感到特别惊奇,只不过有时议论,对美子的肚子要比一般孕妇的肚子要大的多的现象觉得奇怪而已。

 美子正常地学习、生活,而怀孕的事一直瞒着家里,只是美子的父亲对美子需要这么多钱感到有点奇怪。

 两个月后,美子回到了杰克的猪场,虽然美子着大肚子,但还照常继续给公猪轮,只不过配时美子都趴在架子上。

 并且由美子自己选择是否使用发情药,每天配的次数也减少了,平时美子还可以穿上衣服,只在配时才光衣服。

 母猪孕期110天,但美子毕竟是一个女人,孕期要多长杰克夫妇也弄不清,他们也不敢带美子到医院去检查。

 玛丽提出找一个兽医来帮帮美子,美子想兽医对人兽应该能理解,于是他们请来了相的兽医老约翰来猪场观看到美子的猪,并请老约翰帮美子检查身体。

 当杰克向老约翰询问美子怀孕还继续与公猪配会否影响胎儿的发育时,老约翰认为适当的配更有利于胎儿的发育,因为公猪留在美子子还会为胎儿提供营养,所以老约翰赞成美子继续与公猪配。

 十多天后,美子在老约翰和杰克夫妇的帮助下,产下了五头小猪。从外形看,与其它小猪完全一样,一点都不象人,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美子还是很怜爱它们。

 奇怪的是这五头小猪竟然全部是公猪,老约翰为美子注了畜用催素,美子原来尖的双变得象两只大冬瓜而垂下,充满水的双整天鼓得涨涨的,可惜只有两个头,迫着要小猪轮,有时候来不及,只好让小猪其它母猪的水。

 小猪在15天后开始离,美子则离开猪场回到学校继续学习,美子已跟杰克约定,寒假再来猪场,一方面看看自己的小孩,另一方面还要为猪场育种,继续象以前一样与公猪配,希望寒假又能怀孕。

 杰克还对美子说,等美子的小孩8月龄后,将让它们与美子配,让美子享受一下近亲相的乐趣。

 果然,寒假美子在猪场与公猪的疯狂配,又使自己怀上了公猪的后代,在此期间,她还让只有2月龄的自己生下的小公猪观看她与公种猪的配,从小就知道父辈与女人的好处。

 这时候与公猪配,虽然没有暑期配时热得汗夹背的状况,但寒冷的天气却让美子受尽折磨。

 虽然杰克同意美子平时可穿衣服御寒,可是却规定美子进入猪舍注发情药时便要得清光,一直到发情前的这几分钟内,美子会冷的不停地发抖,光溜溜、赤条条的在肮脏甚至有碎冰的地上爬来爬去驱寒。

 只有到了发情后才不觉寒冷,配时由于特别的亢奋和强烈运动,美子与公猪都会出汗,等配完所有的公猪后,贴在身上未干的汗水与出的沾在一起,风一吹,会冻得打冷颤。

 美子在一个月内,体验了与公猪疯狂合的乐趣,也吃尽了苦头。由于孕素的作用,美子排卵增加,又再次怀孕。三个多月后,美子又回到猪场,又产下了五头小仔猪,这次可有2头是小母猪。

 小仔猪离后,美子还是回学校继续学习。暑期美子回到猪场,跟上一年一样,美子在整个暑期都着身体,每天注畜用发情药与10多头公猪配。

 她这时终于能跟自己生下的儿子了,美子以为与自己儿子配能带来乐趣,没想到却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痛苦。

 美子产下的五头公猪已成年,外貌上看与其它公猪没多大区别,就是皮肤上无,身躯更肥大,显得皮光滑的。

 但却比其它公猪更聪明,特强,不单能象其它公猪一样与美子配,甚至能象人一样会玩美子,其它公猪与美子配时,只对美子的道有兴趣。

 但这五头公猪不只是对美子的道有兴趣,还对美子的房等身体感区有兴趣,竟然会亲吻美子脸蛋和嘴巴,用猪嘴去拱和美子的头,面对面地着美子用前蹄去踩弄美子的房。

 当然这五头公猪与美子配前由于注了发情药而变得疯狂,只要美子一走进猪圈,它们会象其它公猪一样骑跨在美子背上疯狂地,一直到完成。

 但与其它公猪不一样的是,后并不是马上离开美子,而是会美子的脸蛋、房和部。

 甚至还会待美子,用猪嘴啃美子双,将前蹄踩踏美子的肥白股和突起的外部,甚至将蹄入美子后变得红肿的部内玩,疼得美子哇哇直叫,两只房布满齿印,部给玩得又红又肿。

 美子虽然愿意让儿子自己,但头被咬、道被蹄时,疼的实在受不了,忍不住把儿子推开,可是只要美子将儿子推开,杰克就将美子四肢捆绑在架子上,继续让美子不能反抗地受儿子的待,并且将猪蹄进美子的门。

 反正都要受儿子的摧残,美子宁愿让猪蹄道而不愿门,绑住手脚配又更加辛苦,美子只好拼命忍受,无奈地哭喊着,乖乖地让儿子尽兴待自己。

 美子已没有了退路,她唯有退学,只能长期留在猪场。她完全成了杰克猪场的一头育种母猪,配…怀孕…生育…再配…再怀孕…再生育,不断循环。

 因为长期注畜用雌素,使美子对发情药有了依赖,变得几乎每天都注发情药,美子变得象一头的母猪,不停地要与公猪配,才能得到足。

 杰克将美子产下的公猪成年后都安排与美子配几个月后再将它们卖去屠宰场,如果生下的母猪成年后也留下与美子在同一猪栏一起被公种猪,让美子体验母女一起被的乐趣,这些母猪产下猪仔后也被卖去屠宰场。

 虽然美子很舍不得,却又无可奈何看着自己所生的猪儿猪女被出栏,甚至由杰克带着一起去到屠宰场,看着自己的儿女被屠宰切割成块送进冷库,加工成食品。

 几年后,美子的弟弟偶然看到姐姐的人畜录像片,好不容易才找到猪场,强行将美子带回了日本,美子才结束了的人畜伦的生活。

 (全文完)  M.MmGGxS.com
上章 兽兽文合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