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兽兽文合集 下章
老婆兽茭成癖
 【老婆兽成癖】

 老婆是个22岁的黑发女郎(头发长至她的蜂),有双似乎会火的碧眼,若我的举止超出她的企盼。

 我总是当那种眼神是一个警戒讯号,然后开始缓和我的动作,慢慢地再塑造她,让她以后不论我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她身体只能用句完美来形容。她认为自己的外形太纤细,但似乎适中于我。五尺,105磅,她是娇小的,而34。22。35的身材另她看起来可以折迭起来一般。

 她时常从地方代理机构得到些模特儿签约,也兼职球衣和游泳衣的模特儿,使我经常没料到可看见到她出现于一些广告或目录。

 她的部丰,对她娇小的身体而言不会太大,而她的户紧凑,仍然允许我的进入。现在她躺客厅里柔软的地毯上,我跪在她的头部上,享受她独特的口技。

 她的小嘴在她我时留下圈圈的薄线,围绕我的巴。她不断的使用她的舌头着,试着尽可能把我的巴引入小小的口腔,但只是有限(我可是天赋异物的)。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牧羊犬狗儿走在她的腿之间,着她张开的户,我以为她会停止和赶它离开,但意外地她还是继续我的巴和把弄着丸,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我可以知道,那只狗在老婆身上引起快,她的部划着圆圈转动,开始对它糙的舌头研磨的。

 不知为何,看见老婆被她的狗食的景象引起我的兴奋,我开始在她的嘴里头浓汁。

 她全部饮下,双手依然巴,直到我完全完为止,我的软化巴还在她贪焚的嘴里浸着,而她也达到她的高和高声呻着。

 她说狗儿从来没做过任何像这样的事,但肯定这种感觉是蛮好的。我指出狗儿似乎也享受,但当然不如老婆这般快意。她看着我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狗儿似乎还没有达到高,这好像不太公平吧!”

 她静呆了一会,我可以说她对我所说的一番话感到混郩。突然,她摆起一贯服顺从的姿势…跪下来低着头,双手反扣在她的背后,这表明她只能跟着我的意念做任何事。

 我知道她对兽是好奇的,但兽对“真正的”老婆却是她的领域之外,而“奴隶”老婆却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她的主人的需要。

 我叫狗儿站在她之前,指示她到抚摸狗的生殖器,试引起它的情,我则拂着狗儿的背部。

 开始时,它似乎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享受我的抚摸,但似乎不觉察另一种来自下腹女主人的爱抚。老婆看着我:“没什么事发生嘛!”

 “你使用的刺法不正确啊!”“哼…”她假装不知道我的意思,我便指着说:“你的手太干燥,不能引起狗儿的触感。”

 她望着我说:“你想要我使用嘴?”我微笑地说:“亲爱的,你的嘴就连面条也能硬化,我想你应该尝试这一招。”她在慢慢地躺下和把头滑下狗儿的后方。

 我躺在狗的旁边观察,她退下狗茎多的外部,茎红色的尖端,然后她升起头和轻轻用她柔软的嘴附上这块红色的条,以舌头来挑逗它。

 当她低下头时,清楚地延伸一些了。于是我进一步说:“似乎相当成功了,我想你该继续。”

 “这是如此堕落啊。”她吃吃地笑着说,推出她的舌头进一步挑弄这只动物起。当它的狗茎大约三寸长时,她拉它到嘴间开始起来。

 狗儿开始动起来,而她的嘴则不停地。我着她起身跪在地毯上,指引狗儿到她背后,狂淋淋的户。

 然后,我升起它的前掌放在老婆背部,它终于明白起来,几乎马上开始戳向‮腿双‬之间。

 她的玉户看来却不在它想象的位置,颇颇推向她的菊蕾,我把它的目标降低一些,因此它立刻滑入进入玉门关。

 老婆说几乎不能感觉到微小的,而且它颇颇滑出去。我沾了一些从户下方的水,一点一点地涂到她的门上,再滑入我手指的第一节。她息着,转看一下我的眼睛,了解我的用意。

 “奴隶”老婆当然不能拒绝,但这“真正的”老婆却有机会取得控制权,但她没有。

 我重新为狗儿设定目标…她已经润滑的门而狗儿马上就入。老婆低着她美丽的脸庞呻:“天哪!怎么感觉如此奇怪!”

 我要她叙述狗茎穿门的滋味,而她尽可能使用各种猥的字眼增加她的被感,这只有“奴隶”老婆才能做到。

 当我觉得狗儿已接近它的高,我说道:“好,开始它至到。”没有迟疑地,老婆从狗茎上拔仰伏着,我引着尚在穿戳的狗儿到她鲜红的嘴

 她把狗茎引入她的嘴,让它着紧凑嘴。过了几秒,狗儿发出兴奋的吠声,我肯定它在进入老婆的嘴里。

 她紧含着嘴直到它完全完为止。狗儿离开后她张开嘴让我看看在她的舌头上的白色体。

 在她下之前,我发觉它比人类的浓了些,而她告诉我那些比我的苦,但是并不算难吃。

 当这“真正的”老婆假装这件事没发生过“奴隶”老婆却告诉我她感觉如何的怪异,做了一些朋友们也不敢想的东西。她常谈关于她和狗发生的事,和确信我这些事情即将的重复。

 我告诉她我们应该录像下她和狗儿的经过。她很似乎很不情愿,而我鼓励她谈论到她的感受。最后,她承认她乐意看自己以狗儿的镜头,但害怕其它人看见这部带。

 我告诉她,她随时可保留这些带,并可拭除它,而她也对这主意感到高兴。几天后我们录制影带,她尽量放地让她的生活录下来,确保摄影机不错过任何镜头。

 她甚至把狗儿从嘴拉开,让它的掉落在她的嘴和漂亮的脸颊。

 过了不久,她把带子一股都给了我,作为对我的信任,明白没有人将观赏到这些带(除了我外),而我也一直守着这承诺。

 另外,我独自找到一个有块农场的单身汉,说服他在他出外时租给我他谷仓旁的空地做些“研究”他大约在晨间七时出去工作,正午回家吃午餐直到一时(每如是),然后回返岗位直到六时。

 一个下午,我带“真正的”老婆到那儿野餐,让她探索与一只公羊,一只山羊和一只巨大的北美种狗媾。

 这时侯,她已不计较她的“奴隶”身分,只试着以各种超乎想象的形为享受和这些动物媾,而我则在一旁录下这些与增长的录像收集。

 她告诉我关于各种动物的味道,还有公羊的硬家伙完全戳入在她的直肠内窜动是怎么样的感觉。

 这里有些马寄托农场里,但全都是母马或去势的“雄”马,我想老婆不能对它们做些什么除了帮它们自而已。她兴致地看着它们,我可以告诉你她是有这个主意,即使我们彼此都没说。

 一天,当我们到农场时,有匹新的马和一匹小马在以前空马房里。这匹马是匹雄马,而小马也是。我知道,从老婆看它们眼神中漾的意,她极要到尝试那回事。

 当农场主回来吃午餐时他告诉我们那匹雄马和小马是放出去打种的,将在那儿停留几个星期。农场主的曳引机离开未几,老婆已在马房轻抚雄马的背面,开始除去她的衣服。

 当她赤后,她爬上在雄马的背部和伏下,在它发亮的发上摩擦着她的玉户。

 幸好它是温和的(被乘坐了两年),并不介意她在它的背部胡闹,但我警告她:“这么大的一只畜生可以轻易地伤害你,甚至无意杀掉你也可以…”

 “我会多加小心的,”她答道,然后走去检查小马的茎。她跪在它身旁,退下它的包皮,一寸一寸地现出条,它似乎还有延伸的能力。

 接下来,老婆回到雄马旁,也检查着它的“条件”它是系链着的,当她的手勤快地动刺起时,它开始不安地绕走起来。

 过了几分钟,她至少已经使到大约有茎的四或五寸出从包皮出来,而则有两寸阔。

 她躺下来(当然远离它的后腿),尽可能地含下它的家伙。由于它直径甚阔,她能只能下二至三寸的前端,她的嘴扩张得我前所未见。

 当然,我一直在拍摄所有发生的事,她转向摄影机,出顽皮的微笑:“我要这个。”我笑着说:“你在发白梦吧,不过小马对你来说倒是有可能。你快结束你的游戏吧!”

 她马上回头,再把这雄马坚杆含入嘴里。不一会儿,她又停下来:“我要这匹马干我!”

 “亲爱的,我觉得在这些巨大的家伙下你不怎么安全,待改天我帮你想个办法,让你能安全地享受,好吗?”

 对我的说法感到足,她再次含下,让那12寸长的杆进来奔出,然后它开始搐了。

 老婆的嘴立时被涌得满满的,她被迫让它向她的脸,脖子和双溢满她的口腔,从下巴滴下,而她不停地下所能及的,一边着气。

 雄马足了约二十秒之久,这时后,它的后腿开始抖动,我稍微开拉她一把,但雄马尚立定着,而她也继续被马的热沐浴着。

 当雄马终于结束后,她放开紧抓住的“马茎”走到外头去躺下晒起温暖的阳光,全身淋淋覆盖着马的种子。

 我带着摄影机随着她录下一切,她的手则在遍布身体漫游,全身闪着妖的光芒。

 我望着她,心想在那只大动物旁她的身躯是如何的娇小,犹豫着她那紧凑的玉户是否能容下那种尺寸的器官。

 两天后,我们在晨间大约八时回到这农场,这时农场主已去牧场了。

 我装个强力吊带在小马下腹支撑重量,再找个高度恰好的板箱以让老婆躺在小马下,然后铺上些我们带来的毯。当她的“”准备好后,老婆开始以她熟练的双手和让小马起。

 预备好后,她爬到下腹躺在板箱上。马的茎刚好停留在她的腹部,她更进一步地动,移到板箱前让杆尖端对准她已经水淋漓的

 她似乎显得很匆忙,以让小马进入她。我劝说:“亲爱的,你不必这般猴急吧,且慢下来,我们有的是时间。还有,你别勉强尽入,我不想把你冲到紧诊室里解说发生什么事…”

 这样子,她似乎清醒了一些,开始缓和下来。她把小马的前上下滑动了一下,然后把它对向口。

 她持着它几秒,然后开始移动身体到板箱的下部。在头进入约一寸时,似乎有些阻碍,难以入。

 我从她脸上紧缩的肌,知道她已经扩张到极限。小马开始显得不安,颇颇动想要戳入老婆,我拍打它的背部和侧边,试图平定它。

 她已经纳入约二至三寸进体内,漂亮的脸庞显得轻松一些,而她的试着容纳这巨大的家伙的侵入。她继续爱抚这杆,然后再移下纳入一些,突然,小马往前方冲刺,另外二寸再巀向户。

 老婆高声地呻着,我担心她有否是已受伤,但明显的,这呻是被填满的欢乐,她开始摇动部,减少小马冲击的深度,却也不期间让它深几下。

 渐渐地,她把杆的大部分纳入里,开始让小马以自己的节奏着她。“它真的…真的撞击我的深处…啊!”说着移到板箱前端,防止它再进入更深内部。

 她啼着,为她下腹的充实感欢呼,而小马突然搐了。她的户在小马的公入下已是满的,没任何空间容下它的,于是它们从茎和接合点之间挤迫出来,顺着户溢下她身下的毯。

 老婆的高也在这时来临,身体下部猛撞击着她的这四条腿的情夫。她掏上些从她身体迸出的拭擦在脸上,口腔里也下不少浓汁。

 最后,我拉退小马些,助她从马腹下爬出。她躺在马房的稻草上深呼吸着,我看着她的慢慢地合拢起来,盖上灌满

 当她体力恢复后,我带她入房子淋浴穿着。从农场回来时,她说她这一生中未曾感觉到如此地充实,但她仍然想试与雄马媾。

 我提醒她在驯服这只大而有精神的动物的困难,也告诉她我并不十分喜欢这主意。

 是夜,我们在她的大上造爱,令人惊讶是她的户几乎回到原来的紧密度,虽然我的进入比往常更容易,但紧勒和摩擦度却是比我曾经过的任何女人好得多。

 她说我给她的感觉仍然相同,而她还是比任何动物较喜欢我的,但那种几乎令她自中间分裂被充满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她坚持着要我尝试相同方法让她尝试雄马的滋味。我让她许下承诺,假如她觉得太痛苦,那她将马上停止。

 她笑着担保道:“我知道什么时候真的不行,即使雄马的公也是较一个婴儿小啊!”几天后,我们又回到农场,这时农场主才吃完他的午餐,准备回到出去做些犁土。

 他问道我们的研究进行得如何,老婆告诉他:“我们每一次下来都学习到新的东西。”还对我浅浅地微笑。

 农场主骑上他的曳引机后,转过来说:“最好注意那匹小马,最近它总跳的,我想他们让它出来打种的日子一点也不早。”

 我们担保道会多加小心,挥手望着他离开。花了些时间装那吊带雄马腹下,我再加多两条绳索扣在马只后的柱子,限制它向前冲刺。

 在我设定装置和找着板箱时,老婆却与两只狗胡搞。她跪着以狗趴的姿势,让北美犬深深入她的后门,另一只则肚皮向天,让老婆至它出浆汁来。

 当预备好后(我检查了不下两遍),她躺上毯,头对向雄马柱,马上送和呧到它雄昂的家伙完全起,我当然在一旁拍摄。

 她对着摄影机微笑,边语:“唔…这的味道真好…我多想它在我的送…”

 她真的为这带子精彩地表演着,做个极放妇。她的樱下更多的部分,超乎我的意料(最少有四或五寸吧),一边声说道若不是有更进一部的计划,她真想立刻让入它她的喉咙。

 当老婆转过身把那巨大的头对向她充血的时,马的柱已有十六寸长,两寸半的直径了。我放下摄影机,把k…yjelly(润滑剂)涂上蠢蠢动的器官,和等候它入侵的玉门关。

 老婆几乎马上把茎尖端入体内,动着轴使它较轻易些戳入她早已伸张的双。她的脸上显示出她非常集中地精神,我知道她无论如何也得让这家伙进入。

 这匹马兴奋地跳动着,明显地想赶快进入状况,我尽量温柔地抚慰它,此时她再纳入多一些进入她娇弱的身躯。

 这时候,老婆的下腹在柱的进入下显得有些膨,我可以由缓缓移动的凸起部分看到她的进展。

 她容下了约十二寸后,开始呻着马茎已经撞击着子颈。我清楚地看见这家伙的长度在她腹部形成的线条,老婆放开手,让马匹进行自己的节奏。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美丽的黑发女朗正完全地被一匹完全成长的雄马干着,而且爱足这种感觉。

 她的头从一边到另一边狂地摆动,雄马快速冲刺,力抗绳索的阻力,渴望把种子深深地释放入这匹奇怪的母马。

 当这匹马开始出时,老婆明白这股压力是她娇的内部承受不来的,于是她移上前减少这股力量。

 她比想象中移得更远,马茎离了户,然后在她身上狂岩浆。很快地,从她黑亮的直到她的脸上都盖满了,她张大着嘴尽力下所到的白浆,双手则抚捏户达到自己纪念的高

 (全文完)  m.MmgGXs.cOM
上章 兽兽文合集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