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兽兽文合集 下章
陈金锭与黑虎
 【陈金锭与黑虎

 话说大唐军队在玉龙关内进行休整,每天都练兵马,把薛丁山忙的晚上不得不在大帐内休息,而不能陪自己的几位夫人。

 这就给了薛刚和樊梨花母子两人伦的机会,几乎两人天天都在一起疯狂的,真是如鱼得水呀。

 这一天晚上,薛刚又来到母亲的房间同母亲作乐,直把樊梨花干的的晕了过去,而薛刚却感到没有尽兴,但看着母亲晕了过去,不得不穿好衣服走出了母亲的房间,准备溜回自己的房间。

 当经过二娘陈金锭的房间时,突然发现一个人影站在二娘的窗外,在窥视什么,不由的好奇心大起,蹑手蹑脚的来到哪个人身后。

 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姑姑薛金莲,但见姑姑满脸绯红的向屋内看着,并没有发觉有人靠近,好似屋内的事情很吸引人似的。

 薛刚不由的大奇,也靠到姑姑身边,顺着姑姑的目光向微张着的窗户的房间里看去,一看之下不由的热血上涌、全身燥热,只见二娘陈金锭全身赤的站在边。

 健壮的黑色肌肤闪着人的亮光,颤抖不停的巨上下晃动,又大又圆好似大球一样,紫红的头象大葡萄一样立,丰腴的大腿结实而健壮。

 不算漂亮但很感的脸蛋上,洋溢着盎然的媚态。奇怪的是二娘养的大狼狗“黑虎”蹲在边叫着,那鲜红的长舌不住的伸缩着,气。

 薛刚不由的暗暗奇怪,只听二娘咯咯地笑到:“畜生,你急什么,你会得到的!”说完仰躺在上,‮腿双‬左右分开,出了三角地带,正好对着窗户。

 薛刚的大巴更硬了的发痛,只见陈金锭茂密,又又黑两片大左右分开,一颗花生大的核颤巍巍的立中间。

 一道深沟又大又深美极了,薛刚从没见过这么大的,不由的全身燥热,这时的薛金莲也气息浊起来。

 只听陈金锭叫到:“黑虎来吧!”只见黑虎蹭的窜到陈金锭的间,好似受过训练似的,两只前腿搭在陈金锭的大腿上“嗷嗷”的叫着。

 伸出血红的长舌在陈金锭的弄,时而长长的舌头在深沟上上下下来回的动,不时的把两片的左右分开来。

 时而又用舌头在陈金锭的核上,上下的拨弄,弄的核充血而大亮晶晶的发光不自觉的出。

 陈金锭只感到全身发,那种又酥又麻的快不断的由正在被弄的里传遍全身,不由的向上部,合着黑虎的舌头的弄。

 双手在自己的巨上拚命地动、弄不时的捻住头狠狠捏弄,全身兴奋的起伏,满脸绯红、媚眼如丝、感的双不时的张合,舌头来回在弄发出死的呻声。

 “啊…恩…哦…好…好黑虎…坏狗狗…的小…好…好…好舒服呀…黑虎哥哥…怎么人家的核…好…哦…亲爱的…好…会……好…好美啊…”黑虎好似感应到了似的,发出呜的低鸣急促的息,口水顺着舌头的伸出下来,到了陈金锭水泛滥的小上。

 黑虎居然会把舌头伸入小之中不住搅动,舌头上的小刺不时的刮弄壁,又又麻的陈金锭小不住收缩,水汹涌而出,被黑虎好似吃美味一样了个干净。

 陈金锭被弄的神魂颠倒,全身火焚身炙热的快,一波波的遍全身,空旷很久的火被彻底点燃了,全身肌肤泛起奇异的红。香汗淋淋,疯狂的耸动肥,低低的呻转为高亢的叫声。

 “啊…好…好美…好…好过瘾…宝贝…狗儿…我的好…好…夫君…太会了…小死了…往里点…啊…亲老公…妾身的花心…好…好难过…啊…被你死了…我的…好…好狗哥哥…”水顺着被的大开如同小溪一样出,陈金锭亢奋的忘我的合着。

 这时窗外的两个,也都看的火焚身,只见薛金莲罗衣半解出鲜红的肚兜,双手在肚兜里不住的捏、动自己的房,‮腿双‬不住的夹紧摩擦,小之中不断的水。

 满脸绯红、气嘘嘘的拚命的咬紧嘴,以免发出快乐的呻声,这时的薛刚也满眼火解开衣服,掏出了黑巨大的,不住的‮弄套‬,同时欣赏着屋内的宫。

 此时的陈金锭早已被火和饥渴的需求弄的失去了理智,全身剧烈的合,肥向上拚命的合,把凑向黑虎的长舌,恨不得把整个舌头都入小

 水越越多花心越来越酥麻、酸难耐不由的气嘘嘘地叫:“哦…啊…好…好…小好…好…乖黑虎…好…好夫君…快…用…用大巴……我要…受不了…快…我的狗夫君…我要…”发出快乐的的呻声。

 这时黑虎也发出浊的低吠声,间的像个辣椒似的红红的、尖尖的、大的一伸一缩,它蹿上蹿下的极力想把大,却怎么也不能。

 这时陈金锭发出的笑声:“死畜生,急什么瞧你那德行!”说着趴跪在边,把肥向后翘起,那仍在滴着水的,从出来对黑虎叫到:“快…来吧…好…好黑虎…”

 黑虎汪的一声伏在陈金锭的背脊上,大的尖尖的大对准水的小,向前一顶,头没入了小之中,又用力一,居然全而入,可见小多深。

 尖尖的头好像刺一样顶在花心上,一阵酥麻的快从花心传来,的陈金锭全身一颤发出足的呻

 随着黑虎的而前后动,巨大的房下垂着,好似两个倒挂的金钟一样不住的前后剧烈颤抖,好似随时飞出一样。

 陈金锭双手按在上,脸庞埋在上享受着醉人的快,媚眼如丝时张时合,感的红张合时,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声。

 “哦…我的好…好哥哥…好…好畜生…大巴好…好大…好尖…的小…快…用力…太美…狗哥哥…亲亲的…大巴…入死我了…干…干烂我的…用力…好…好黑虎…死老娘了…”

 黑虎好像真的听懂了似的,下身用力的急顶,大的狠狠的进出,每一次入把深深的带入;每一次也翻了出来,出的水滴到地上发出滴答的声音。

 陈金锭意的疯狂动,黑虎卖力的“呼哧!呼哧”的直气,舌头伸的老长,口水出落在陈金锭光滑的后背上,陈金锭被干的四肢百骸都兴奋不已,忘乎所以的合。

 一人一犬烈的合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间撞击肥的“啪啪”的声音、一人一犬浊的息声织在一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看的令人浑身燥热口干舌燥,整个房间弥漫着腥臊的气味,窗外的两人早已火焚身了,不自控的发出浊的息声,薛刚早已按捺不住升腾的火。

 看着酥、媚态横生的姑姑,不由的心大起,伸出双手从后面握住了姑姑满丰房,底下的大紧紧的贴在姑姑的肥处。

 双手用力的房,薛金莲这才惊觉身后多了一个人,急忙回头看,原来是自己的侄子薛刚,不由的羞愧难当,本想挣脱但刚被起的火被薛刚这一阵抚摸,更加无法控制。

 房被那双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捏弄、抚摸的酥麻不已,阵阵快使得她不忍挣脱,头早已兴奋的发硬、发,一碰又又麻。

 尤其是肥间被一个火热、壮的东西顶的难过舒服极了,全身酥软无力水不自觉的从小出来。

 那种快使她更不想放弃,不由的全身一软的靠在薛刚充满刚之气的身上,完全沉醉在侄子的怀中了。

 薛刚一看大乐,一边玩怀中的妇,一边欣赏屋内的人兽。这时屋内的人犬已经到了如火如荼的时候了,陈金锭疯狂地摆动肥合黑虎的狠狠地出。

 说不出的麻、舒畅、刺全身都处在兴奋之中,香汗淋淋她只感到口干舌燥呼吸加速,全身都兴奋不已。

 不由的她用力的动着、着发出愉快的呻:“啊…好…狗…我的小亲亲…小乖乖…大巴好…好会干…可让你…你…给干死了…好……玩死我了…我的好…好夫君…心肝…用力…被你…”一声声的叫声充斥全屋,黑虎却越越狠、越干越快,狗巴次次都直顶花心深处刺的花心不住的收缩,黑虎的口水也越越多发出呜呜的长嘶的叫声。

 突然黑虎一阵急促的巴在小中不断的大直撑的小又大了不少,又麻又的滋味难以形容,陈金锭知道黑虎要了不敢动,只有急促的息。

 过了一会黑虎的大如同洪般的出大量的入陈金锭的小之中滚烫的不住的打在花心处阵阵快使得她小一阵紧缩花心大开出了

 她忘我的叫到:“啊…好美…好热的…啊…烫的小…啊…好…啊…不行了……出来了…好舒服…”全身一软趴在上,低切的呻

 这时的黑虎心满意足的出萎缩的,大量的随着到了地上。弄的上白白的一片散发着腥的气味。

 陈金锭趴在上,小仍然张合着吐着混着水的,她享受着高的快,不时的发出几声快乐的呻,双手在自己的双上捏弄好似余兴未足。

 (全文完)  m.mMggXs.CoM
上章 兽兽文合集 下章